蓝鲨网 >首页 >文化 >正文

王旭忠:谷 雨

健壮话草莓 2020-04-17 10:59:00 阅读:

王旭忠:谷 雨

谷 雨

作者|王旭忠

说春深,春也不算深。绿柳才黄半未匀,只见柳穗静悄悄地开花,不艳丽不张扬,那轻狂的柳絮还得一段时间才能飘飞起来呢!榆钱儿开得旺盛,一嘟噜一嘟噜,压得枝条都微微打晃,甚至沉甸甸地坠下来,而榆叶儿尚未露头。槐树呢,依旧铁枝铜干,固守着自己旧日的模样,丝毫不在春风中显出一丝温柔,至于那灰白的叶片,还得等太阳猛烈起来之后才露头呢!

说春不深,可是谷雨到了,再过两周,就是正儿八经的夏天了,春天就要过去了。春风挟带这沙尘,当然也可能携带者水汽,已经一场紧似一场。温暖和严寒的搏斗,或者说春天和冬天的拼杀,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。虽然冬日的严寒知道自己最终会退出这片天地,但是失败者也有自己的尊严,也得显示出自己的勇气和实力。

就在这其实并不美丽的春风里,杏花开了又谢了,桃花开过也落了,眼下梨花开得正盛呢,不像杏花白中还残存着一点红,不像桃花红中总有着一片粉。梨花是纯白的,在褐色的树干的映衬下,更是白得纯洁,白得真诚。

连翘花正开呢,黄灿灿的。连翘本是一种药用植物,也有人说连翘籽能榨油,但这些年,我们这里把连翘引种进来当做观赏植物,在行道边,在庭院里,黄灿灿的连翘花的确会像一道春光,逗引人的目光,以致于人们常常将其当做迎春花了。不过,连翘和迎春也确实像,不仔细辨析,错认似乎是应有的。

紫色中带着一缕白的丁香花才刚刚开始绽放。虽然都是灌木。丁香比连翘的树形要高大的多,花也比连翘的多,但是它的花小。正是因为小,开花的时间就要长许多,那一缕缕奇异的香味,浓郁芬芳沁人心脾,尤其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,那种浓浓的香味更让人记忆颇深。

本来在荒野滩涂中生长的马莲,早已经被人们引进城区。在行道树沟,在公园路边,成为一道风景。淡紫的马莲花已开放,兰花高挑的花型特出于叶片之上,薄如蝉翼的花瓣在微风中颤动摇曳,为春天增添了一抹独特的色彩。

那一天去月牙湖公园,经过新建的妇幼保健站。路边的行道树中竟然看到了玉兰的身影。玉兰已经开花,纯白厚实的舌形花瓣簇拥成酒罍的形态,似乎能嗅到一缕清香。最早对这种花有直观的印象还是在那部叫做《大墙下的红玉兰》的电影图片印成的连环画中,封面的白玉兰形似莲花,花瓣各异,曲线柔美。之所以叫做“红玉兰”,是因为在花上洒下了主人公的鲜血。故事的情节已经忘了,但玉兰的形态却记在心上。去年到武威的海藏寺,在寺里见到了新栽的几棵玉兰树,有的已经开花,是紫红的,才知道我们这里也能种玉兰,结果今年在家门口就见到了它的身影。

鸟是越来越多了。那些留鸟,像麻雀、山雀、野鸭之类,冬天不活跃,要瑟瑟缩缩地熬过漫长的寒冷的时节。虽然现在的冬天其实也并不很冷,但那是我们待在屋子里说的不关痛痒的话,真正在野外,那日子也实在难熬。春天到了,鸟们才逐渐显露出生机展现出活力。加上春暖花开,鸟的荷尔蒙也旺盛起来,唱歌跳舞求偶孵化,个个都为基因传递而忙碌着。

能听到斑鸠的叫声了。“咕咕——噔”“咕咕——噔”,叫得不亦乐乎,就是看不到身影。我们对鸟的分类并不细心。在好多时候,我们把斑鸠也当做杜鹃,也就是布谷鸟来对待了,也确实到了该插禾布谷的时候了,叫错也情有可原。其实,无论是四声杜鹃还是二声杜鹃,我们这里都有,我也曾听到过,只是比较少,听到叫声的机会也少。加上听到它们叫的时候多是夏天了,那时候鸟多了,叫声多了,也少有人在意哪一种特殊还是不特殊。

那一天,在湿地上散步,走得远了些,忽然在河道的沙滩上看到两只鸟,白羽黑翅长腿,看不清嘴巴。看那高抬腿轻涉水的架势,绝对不是鸭子,羽毛也不像嘛!白鹭吧?黑翅不对,腿也不够长啊。想起了在燕鸥,鸥像鸽子,腿也短,灰的多,不知道有没有白的,就姑且认作是鸥了。不几天,在手机上看到了郑耀德拍摄的图片,才知道是高台少见的一种国家保护动物,叫黑翅长腿鹬。猛然想起“鹬蚌相争”那个成语,见过给孩子画的图片,“鹬”就是长长的腿尖尖的嘴。说到这里,还真的感谢郑耀德,好多鸟就是通过他的图片才认识了解的。

但是,雨还是不见。去年冬天,雪就不多,开春之后,就一丝雨也不见,雨水时节,想着天还冷,现在到了谷雨了,依旧看不到下雨的迹象。也许人们说的对,庚子年不是个什么好年景。远的不说,1900年是庚子年,国遭大难,外敌入侵,连朝廷都要“西狩”逃难,何况万民?1960年是庚子年,天灾人祸,哀鸿遍野,至今人们心有余悸。今年也是庚子年,新春伊始,瘟疫爆发,全国禁足,虽然全国齐心协力,最终战胜了病魔,但是,放眼世界,多少人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就是我们,现在依旧警惕依旧不敢放松。往后的生产生活还得多少人兢兢业业孜孜矻矻。但是庚属金,子属水,金生水,顺遂之像啊!

要是在还种水稻的时候,谷雨,应该整修稻田,灌水育秧了。我记得,每年就在“五一”前后,稻田里水平如镜,云淡风轻,蛙鸣牛叫,人影幢幢。不几天,水稻种完了,雨也多起来了。禾苗就在雨中茁壮地成长起来。

现在,水稻早已经不种了,雨也越来越少了。这二者谁因谁果呢?也许,它们都是果,因还在更玄虚的地方吧!

王旭忠:谷 雨

也许是我们心太急了,毕竟这里不是江南,也不是中原,节气原本就比那些地方要迟一些。春工忙忙的,还是先干活要紧,下雨的事就交给老天爷,谁尽谁的责任吧!“谷雨前后,点瓜种豆”“谷雨过三天,园里看牡丹”,那么多的农活要忙呢!也就是现在不种谷子了,按节气,现在正是种谷子的时节,“雨生百谷”,首先就有利于谷子啊!这才是“谷雨”本来的意义呢!

忽而又想到“谷雨”的另一个说法。《淮南子·本经》记载,“昔者仓颉作书,而天雨粟,鬼夜哭。”且不说这是神话传说,就说其中的现实意义,更多的在展现文字或者文化的神圣神秘伟大。文字几乎可以沟通天地鬼神,让人具有了神奇巨大的能力。验之今日,我们相信这已经是事实。想想未来,文字,或者扩展开去说知识,足以让人类沟通天地纵横宇宙,“天”或者“鬼”震惊恐怖而显露一些异象,自然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只是,这是另外一个话题,充其量与“谷雨”只有字面上的关联,与“谷雨”指导农事的实际意义已相去甚远。

当然,今天人们借谷雨这个时节来纪念仓颉,不论是传播文化还是发展旅游,都是极有意义的。可惜的是,我们这些从事文字工作的人,享受着先人的创造发明,却从来没有想起来要去为这位发明文字的先贤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,哪怕是祭奠一杯清水焚化几张字纸呢!

南方人正忙呢!在品茶的行家看来,“雨前茶”比不上“明前茶”细嫩、超前,但也算是上品了。这时的江南,气温高雨水多,茶叶长得快,产量自然高,加上快捷的物流,因此我们才能尝到这春天的滋味。只是我们心思没有那么细腻,味觉没有那么敏感,知识也没有那么丰富,外观、汤色、滋味、叶底之类茫然懵然,只好牛饮鲸吞。毕竟,我们都是以喝酒著称的地方。

耳边传来那首著名的台湾校园歌曲,“池塘边的榕树上,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。操场边的秋千上,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。黑板上老师的粉笔,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,等待着下课,等待着放学,等待游戏的童年。”

春天逐渐远去了,夏天就要到来。现在的人不像古人,生活节奏快了,生活内容丰富了,能调节心态的方式也多了,自然对于季节的变化,对于花开花落春去春来没有那么敏感了。春天的离去只是一个季节的变换,生活是依旧的,未来必然稳定地等在前面,就像夏天一样。不必惊慌,不必悲伤。“早晨起来,拥抱太阳,让身体充满,灿烂的阳光,满满的正能量,嘴角向下,会迷失方向;嘴角向上,蒸蒸日上。”

蓝鲨网(www.ls85.cn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