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鲨网 >首页 >历史 >正文

蒋谈廿四史(38):荆轲刺秦王之前曾经尽情狂饮泡妞

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 2020-06-29 22:27:58 阅读:

——读《史记》卷八十六《刺客列传》随笔

司马迁,又不按常理出牌。翻开《史记》卷八十六《刺客列传》,我这样想着。从《史记》卷六十一司马迁开始写的帝王以外的人物传记一路读下来,这是第一篇没有用人物名字作标题的“类传”。当我们现在还不断地磨叨着“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”的时候,司马迁早就“逆行”把人分类了。

专家指出,“按例,《刺客列传》应编列在《循吏列传》之后。但司马迁为了突出反暴政的思想,而有意将《刺客列传》作‘合传’处理,穿插在辅佐秦国的人物之间,与吕不韦、李斯、蒙恬等专传并列,对比见义。”如果用今天的视角看,这些刺客就是“暴恐分子”,没有必要把他们拔得过高的。当然,我们还是要尊重当时的史境与语境,对司马迁的“史学创新”高看一眼的。

这个“类传”按照时间顺序先后写了春秋战国时期五名刺客——鲁国的曹沫劫齐桓公、吴国的专诸刺吴王僚、晋国的豫让刺赵襄子、韩国的聂政刺韩相侠累、燕国的荆轲刺秦王政。

蒋谈廿四史(38):荆轲刺秦王之前曾经尽情狂饮泡妞

峰会外交,安全保卫最为重要。当齐桓公与鲁庄公在柯举办峰会的时候,鲁国刺客曹沫手持匕首出现在现场。结果,齐桓公身边的警卫人员“左右莫敢动”。这说明他们缺乏应急教育与训练,给历史留下一条深刻的教训。这对我们今天理解峰会外交严格的安保措施应该是有益的。当然,这次行动导致齐国归还侵鲁之地,说明齐国君主认为自己的生命重于“国土”。

吴国的专诸帮助吴公子刺杀父亲、吴王僚以夺取王位的故事,是我不喜欢看的故事,也是一个违反人伦的故事。我不明白司马迁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故事进入他的著作。

晋国的豫让刺杀赵襄子,是为了报答智伯的知遇之恩。赵襄子为人残忍,“最怨智伯,漆其头以为饮器”。曾经获得智伯“尊宠”的豫让逃到山上后,喊出了一句在中国历史上回响千年的话语——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”!他为此不惜去做赵襄子厕所的清扫员,给中国厕所史也留下了传奇的篇章。韩国的聂政刺杀韩相侠累,也是在反复强调“士为知己者死”。在“报恩”之德日渐低下的今天,这两个故事也许还是有启迪意义的。

最耐读、也是最为人知的应该就是荆轲刺秦王的故事。那个“图穷而匕首现”的紧张情境,如今已经转化成为刻画人物心理的经典语句。荆轲这个人有两个特点。其一是喜欢读书,其二是喜欢喝酒。读书人喜欢喝酒,带来的不仅是“煮酒论英雄”,还会有一种冲动。知识,并不是让所有的人都可以冷静、理智下来的。人们至今喜欢吟诵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,却很少注意荆轲此前也曾享受“车骑美女”任意使用的待遇。这种酒、色驱使下的暴力行为,我不喜欢。(2020年5月14日写于东京“乐丰斋”)

蓝鲨网(www.ls85.cn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