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鲨网 >首页 >历史 >正文

从历史风烟里淡出的茅草|程金顺

邓州圈 2020-06-29 22:35:09 阅读:

作者简介:程金顺,河南邓州人,中学一级教师,邓州市作协会员,业余爱读书,喜欢写作。现任邓州市赵集镇西岭幼儿园园长、《豫西南文学》编委。

我家地头长着一丛茅草,年年拔年年发,并且有向地中心蔓延之势。纵喷洒百草枯也无奈他何。真是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啊。

我决定与茅草决一死战,否则,我这块地就成它的天下了。

兵法云: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

于是,我就上百度查一查它的底细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深受茅草之苦的不仅仅是我家,连世界霸主美国也深受茅草之害,在美国,茅草被称为最恶毒的草,侵略性极强,一块地生茅草,几年后,到处都是茅草的天下。为了治理茅草,美国农业专家们不遗余力,下了很大血本,至今仍闻茅草而色变。

茅草的侵略武器是它的地下茎状根,它的侵略带有很大的隐蔽性——在地下一米深处藏着它的根,它的根伸向那里,那里就茅草一片。

了解了它的生长特性,我就不妨来个擒贼先擒王,斩草先除根。好在它的势力范围不大,经过一番深挖,它的白嫩嫩的根暴露在我的面前,我顺藤摸瓜,来个一网打尽,一捆茅草根收入囊中,茅草势力烟消云散,“三根汤”一味备也。

闲时捧读《易经》,其中有卦曰大过,此卦初六爻辞云:“藉用茅草,无咎。”孔子有感而发道:“苟错诸地而可也,藉之用茅,何咎之有?慎之至也。夫茅之为物薄,而用可重也。慎斯术也以往,其无所失也。”翻译此卦信息,原来在西周时期,周天子祭祀时祭器下面要铺上洁净的茅草,以显示极端的慎重。孔子说,祭祀时,祭器放在地上就可以了,现在又在下面铺上茅草,如此小心谨慎,还能有什么过错呢?茅草本来不是贵重的物品,但铺在祭器下面,功用就非常重要了。

《易经》是五经之首,成书于西周,其中的卦辞,反映了当时的生活习俗。大过卦中对茅草的论述,让我跌破眼镜——我家地头这令我深恶痛绝的茅草,在远古竟是祭祀用的神品呢!

那么,西周时祭祀用的茅草,是不是就是长在我家田间地头的这些茅草呢?

《古文观止》中的一篇文章为我提供了答案。

据《左传》《齐桓公伐楚盟屈完》一文记载,鲁僖公四年(大约公元前556年)春天,齐桓公率领诸侯军队偷袭蔡国,蔡国不堪一击,齐师转而攻打楚国。楚国派出使者对齐桓公说,你们住在北边,我们住在南边,咱两国从来风马牛不相及,你们为啥要攻打我楚国呢?管仲蛮横地说道:“尔贡包茅不入,王祭不共,无以缩酒,寡人是征;昭王南征而不复,寡人是问。”意思是说,楚国不向周天子贡献茅草束,影响了天子的祭祀,我们要责问这件事。周昭王到你楚国视察,渡汉水时船却坏了,人被淹死了,我也要过问这件事。

楚使者一听,齐国这是在找茬啊!他不卑不亢地说道,不上贡茅草,是我们的不对,我们以后不敢不贡了;至于昭王南巡没有回去,与我们无关,你到汉水边去问吧!齐侯一听,直把联合国大军推进到楚国的郾城一带,一场大战一触即发。幸亏屈完出面巧于周旋,最后不战而屈人之兵,结盟了事。

据历史记载,当时的河南大部分都在楚国控制之下,我所处的邓州市,也应在楚国疆域之内,周天子祭祀所用的茅草,在楚国到处都是,我家地头的这些茅草,是不是也曾和穰原上它的兄弟姐妹们一起成为周天子的贡品呢?我的眼前立刻出现一幅画面——在商于古道上,我的先民们用车拉着洁净的茅草,在瑟瑟秋风中向镐京进发,他们衣衫单薄,和茅草一起在秋风中瑟瑟发抖……看来在远古,茅草是何等的风光,它像美女一样受到宠爱,甚至因为它还引发了战争。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,我地头的这些茅草真的曾风光无限呢。

关于茅草的种类和药性,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进行了详细考证。茅草分白茅、菅茅、黄茅、香茅、芭茅数种。周天子从楚国征用的既有白茅,也有香茅。白茅又称丝茅,既可用来铺垫祭器,也可以用来苫盖房屋,白茅根可以入药,味甘、性寒、无毒,是张仲景“三根汤”主要成分之一。但是在楚地,用来苫盖房屋的多用菅茅,即我们所说的黄背草。杜甫在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中所写的“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”,也应指的是菅茅。黄茅似菅茅,花穗柔韧,可编为绳索;香茅又叫青茅、琼茅,也是楚国特产,它叶有三脊,气味芳香,用来过滤酒,可以使酒格外醇香浑厚,祖先更爱享用,故而纳入周天子的贡品之列。现在有人在制作粉蒸肉时,用香茅腌制肉品,蒸出来的肉更加香而不腻,爽口怡人。至于芭茅,一般丛生,因株型高大,可用来苫盖房屋,其茎杆可作烧柴,还可以编制篱笆。

我再次审视茅草,发现它的身上沾满了历史的风烟,虽然它现在已走下历史的神坛,但它那如刀似剑的绿叶仍充满着霸气,它的子孙们也许曾漂洋过海到美国,至今仍令美国望而生畏;它的根药性未减,与黄花苗、苇子根一起,仍在春天的锅里滚沸成汤,延续着治病防病的功用;至于它的嫩尖,仍脆甜可口,在物质丰富的今天,孩子们不会再吃它了吧。如果谁不小心弄伤了皮肤,如果你不嫌弃,它的花仍会挺身而出,为你止血止痛。

从历史风烟里走出来的茅草,将越来越淡出人们的视野了。虽然它会随着春风绿,伴着秋风枯,但它已被列入田间最恶毒的杂草,惹得人生厌,更生恨,除了逸兴遄飞的诗人偶尔吟诵一下它,还有多少人再去关注它、喜欢它?

蓝鲨网(www.ls85.cn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