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鲨网 >首页 >文化 >正文

专访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导演王丽娜:文艺片的遗憾与转机

DoNews 2020-08-13 21:26:30 阅读:

专访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导演王丽娜:文艺片的遗憾与转机

图/IC Photo

文、采访/DoNews 翟子瑶

责编/杨博丞

“我自己还没看到院线上映的电影。”

上映不到一个月,院线开放有限的情况下,文艺电影《第一次的离别》便收获票房466.8万。导演王丽娜此时还在新疆,对于自己还没到院线看这部电影,她有些略显遗憾。

汪涵在王丽娜即将出征拍摄前安慰她,“你们放心去拍吧,我们一起来融资。如果实在找不到投资,最后差多少,我个人补上。”在这部电影中,他的角色是总策划。

一年半的田野调查、60万余字的文字素材、5个人的拍摄团队,导演王丽娜以儿童的视角讲述离别的经历,这也是她拍给家乡的离别诗歌,这或许与她的经历紧密相关。她从小在新疆长大,一直想回家乡做一部关于家乡的纪录片,以此纪录孩子们的成长史。

这是一部取材于真实家庭故事的电影,演员全部是当地生活的素人—— 喂羊仔的少年艾萨、一身红裙的少女凯丽努尔、淘气捣蛋的弟弟艾力,三个孩子走在夕阳下的塔克拉玛干沙漠。这是王丽娜仅有的三个“演员”,她围绕着三个孩子、两个家庭、“世界的尽头”沙雅,描绘出了一个新疆家庭聚散离别的故事。

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成片之后,获得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声代儿童单元最佳影片、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、海南等到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一系列奖项。

那么,一部讲述新疆维吾尔族的电影是如何既还原真实生活场景,同时又成为获得多个国际大奖的剧情片呢?「DoNews」专访本片导演王丽娜,听她讲述这部诗意纪实剧情片是如何最终展现给世人的。

专访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导演王丽娜:文艺片的遗憾与转机

真实的生活是伟大的

凯丽:“艾萨,我怕蛇,你怕什么?”

艾萨:“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妈妈走丢。”

这是凯丽与艾萨行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对话。正如王丽娜所说,三个孩子是整部片子的灵魂。用漫无目的扫街和去学校面选的方式,王丽娜被艾萨和凯丽打动了。

专访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导演王丽娜:文艺片的遗憾与转机

“妈妈从外星空把我带来的,妈妈的耳朵听不见,也不会说话,可是我和她用眼睛在交流,妈妈的爱像泉水滋润着我,我爱妈妈,就像爱自己的生命。”艾萨的作文里写道。

王丽娜看后心头为之一颤,什么样的小男孩能够写出如此动人的作文?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王丽娜脑海里,她想一探究竟。“后来我了解到,他的妈妈因为小时候被毒蜘蛛咬过,而后又得过脑膜炎,变得听不见也不能说话,精神有时候不正常。”

艾萨的妈妈生过5个孩子,但只存活下来两个。艾萨是吃百家奶长大的,但他在同学面前没有任何自卑,他特别骄傲,自己有一个独特的妈妈。

王丽娜拿着相机漫无目的在街上走,两边都是特别高大的桑葚树、白杨树,她看到一个在街上吃饭的女孩,觉得这个女孩不错,便给她拍了一张照片,但当时印象没那么深。

“过了几天我遇到她,在一个倒塌的土坯房前面,她穿了红色的裙子,在漫舞。新疆的光是特别有力量的,投下树影斑驳,她特别像一个精灵。就那一个画面,我确定她一定是我要找的女孩。”王丽娜说。

拍摄对象确定后,王丽娜与艾萨和凯丽住在一起,与他们一起吃饭聊天,了解其家庭环境,给他们的父母讲电影中每个人物的故事,让他们充分理解剧本中的人物。而艾萨和凯丽,则是通过给他们举例子,引导他们说出剧本的潜台词,尽量贴近他们的真实生活和感受。用王丽娜的话说:“我不想破坏儿童的视角,尽量还原他们本真的状态。”

这与她的创作理念有关。王丽娜告诉我们,她启用的是非职业演员,就是希望把这些东西保留并探索,因为真实生活中个体的奥秘是你很探索到的。“我们将近两年的田野调查和拍摄对我来说非常珍贵。你会了解到人的真实的生活节奏,以及所有的东西。”

在村子里有一颗大树,王丽娜儿时常来这里,这也是凯丽与艾萨坐着聊天的那颗树,他们在那颗树上完成了告别,这场戏拍了足足20多次。在拍摄电影之前,艾萨与凯丽并不认识,凯丽最开心的是通过这部影片认识了艾萨以及很多叔叔阿姨。

凯丽在影片中是跟故乡告别,在现实生活中是从村里去了县城。拍摄过程中,拍摄团队会保护应有的真实,同时精心选择最好场景和角度。“我想通过这部片子以孩子的视角呈现生活的史诗,我故意地规避掉朴素与文明、现代与传统的二元对比,孩子们对待世界的认知是纯真的,这是我想表达的。”王丽娜说道。

在将近两年的田野调查的素材基础上,王丽娜与片中的主人公一同生活,充分了解感受他们的生活。用王丽娜的话说,与他们相处就像亲人一样。

延续现在的创作风格

目前,文艺片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商业市场。《第一次的离别》选择了特殊时期院线恢复的第一天上映,更长的窗口期与相对更多的排片,也让更多的观众可以看到这部电影。

王丽娜深受匈牙利导演贝拉·塔尔的影响,喜欢《都灵之马》、《撒旦的探戈》,她说:“我非常喜欢这样具有深邃哲理以及无限解读的影片,也很喜欢塔可夫斯基的《镜子》,还有锡兰、阿巴斯、安哲的作品,总之,他们都有一个共性,我觉得都是具有诗性的电影。”

所以她与诗人导演秦晓宇合作,拍出的电影兼具剧情、纪实与诗意。对于文艺片市场,王丽娜并没有太多考虑,她坦言:“对于票房我也不太懂,只是想创作出更好的作品。”

这部电影虽是王丽娜的处女作,但却集结了一个梦幻的文艺片后期制作团队。

该电影的摄影师李勇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;剪辑师是常年跟贾樟柯导演合作的法国剪辑师马修,代表作《山河故人》《江湖儿女》;作曲文子,曾为《白日焰火》《嘉年华》配乐;声音设计师李丹枫,作品有《白日焰火》、《暴裂无声》;为影片调色的洪文凯,也是《刺客聂隐娘》的调色师。

据悉,她的下一部作品《村庄的音乐》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投单元,这部电影讲述的也是发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故事,总体叙事风格依然延续《第一次的离别》。

王丽娜早就在6月就为影片种下了植物,但因为北京疫情的原因,拍摄团队无法从北京赶去新疆,错过了之前拍摄好的场景。王丽娜透漏:“《村庄的音乐》影片内容,讲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一个名为“艺术”的男孩事件,也是一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影像诗。”

在中国,文艺片的商业市场相对并不友好,从2019年看,中国电影的关键词中,文艺片并没有逃过撤档的命运, 《郊区的鸟》《旺扎的雨靴》宣布撤档后,至今杳无音讯。娄烨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在经历严苛审查之后,终于得以公映。《兰心大剧院》在上映当日宣布撤档。刁亦男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突破了2亿,其余文艺片均在千万级别,百万级别徘徊,甚至未破百万的文艺片亦不在少数。

看似亏本的买卖,影视公司却依然参与到文艺片的制宣发当中。有业内分析人士称,“原因有三:其一,期望以小投入博大回报,文艺片一旦成为爆款,它所带来的受益相比于商业片来说是巨大的;其二,如果投资的影片如《地久天长》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一样入围重磅电影节,无论提名还是获奖,都将有助于增加其品牌价值;其三,文艺片的成本低,分散投资可以分摊风险,保证利益最大化。”

对于日后的电影创作风格,王丽娜肯定的说,还会延续现在的风格。“对一个创作者来讲,如果票房好当然更好,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做一个好作品。”

蓝鲨网(www.ls85.cn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